津九见之九

喜欢柿原彻也 相叶雅纪

 

希望你能在此停留一瞬

虐樱井翔的大概。写的是相叶就是自由,自由就是相叶的故事。
之前发过一次删了想改排版,没改成发上来娱乐大众(bushi)

樱井翔坐在垃圾堆里想了半天自己何德何能与这些垃圾平起平坐,没想明白便开始转而骂把他从酒吧扔出来的老板。骂着骂着,他觉得够得上人家几辈没有好果子吃了以后,开始对自己的人生忏悔,然后他支起眼皮,看见面前站了个人,“看吧。天使接我回天堂了。”他想,“也有可能是地狱。”但这个天使既没带他上天也没带他入地,温温和和的开口:“樱井翔,你还有住的地方吗?”

声音进了耳朵,樱井翔既反应过来了也愣住了,于是嘴巴比脑袋快的说:“有,有。你……你回来了?”那人不急也不恼坐在行李箱上翘着脚嗯了一声...

  5

响彻于世的圣诞欢歌。

 #不扯cp,俩人无恋爱倾向。全是妄想,赶个圣诞的末班车哈。#

  聪明的人是最不讨人喜欢的,因为他们太聪明。森塚骏打小就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小孩,因为他太聪明啦,说出来的全是大人们最不爱听的大实话。妈妈哭丧着脸说:骏,你要学会恭维他们呀。森塚骏这才明白:哦,自己一直以来都说错话了。然后他便专挑人家爱听的说,说的自己都直撇嘴。街邻四方都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惊喜的对森塚骏妈妈说,哎呀呀!你家骏君真会说话!然后抓了一把自家孩子糖罐儿里的劣质硬糖塞到森塚骏手里,让他慢慢儿吃,不够还有。

  因为森塚骏是个聪明的孩子,比同龄人懂事要早很多。在同龄人开始叛逆耍着性子犯着中二的...

  28 2

  他最终还是死了,死在一点也不温暖的水里。他猜有鱼会来吃掉他的身体,然后变成白骨掩埋在淤泥之下一直以腐烂为伴。他看得见水面上的月亮,也看得见浮起的死尸他还看见自己的手拽着水攥出大大小小的气泡。他觉得自己死得其所最起码喂饱了一湾鱼塘,他又觉得不大甘心因为溺死的尸体一点都不帅气。他甚至猜得到尸体是灰黑色的死不瞑目的样子。
  然后他便没有什么可想的了,安静的在一片辽阔之中伸开蜷缩的四肢。但睁开眼却在榻榻米上躺着,硬的硌人。他掩面抽泣起来为了他的死后截生。抽噎的说出自己的名字,絮絮叨叨出他早就想好的墓志铭,对着镜子摆出帅气的摸样以便于让自己的遗像脱颖而出。最后的最后他大笑着跳进了...

  9

将死之人所言必属实。

「一个有些不明意味的织太,我爱织田作一辈子。」

  “你说你这人,那么年轻就想着自杀云云。”中原中也照例挖苦着太宰治,太宰治这次乖乖的没有回嘴哈哈一乐,老老实实的接中原中也的下茬。我啊,之前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自杀。

  这的确是太宰治的实话,在他还趴在母亲大腿上听故事的那个年龄,曾经听他的妈妈提起一个朋友,太 宰治点了点头模棱两可的问,然后呢?“她已经去世了,自杀死的。”太宰治顿时满身寒意,开始畏惧死亡。死掉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多可怕啊。太宰治摇晃着脑袋像是要把死亡这个可怕的概念赶走一样。

  然后不知怎的,太宰治就上了黑手党这艘贼船。之前的太宰治在森鸥外...

  55 2

【太敦】喜欢猫的原因

  太宰治也不知道从哪捡来一只白猫,中岛敦只记得那天下着雨自己刚刚拖好的地板被一人一猫踩的脏兮兮的。不过那只猫洗干净了以后煞是可爱,太宰治就像是捡了个宝,天天就和那只猫缠一块,手不离猫,猫不离手。活的越来越像个八十多岁的老爷爷。前脚与谢野晶子刚进门,后脚中岛敦就唧唧歪歪的把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一放,一抬眼看见太宰治趴在桌子上和白猫大眼对小眼。“敦君,辛苦啦。”太宰治招了招手,眼皮都没抬一下。中岛敦伸了个懒腰把骨头弄得咔咔响,小声嘀咕:“太宰先生,为什么您这么喜欢猫呢?”太宰治非答非所问,“敦君你和这只猫都算是猫科动物呀。”中岛敦有点蒙,太宰治柔柔顺顺的望了一眼中岛敦,眼里净是笑意,“你...

  94 5

致松野おそ松

おそ松哥哥:
     贵安。

  这大概是我活了二十多岁第一次提笔写信。有很多话要说,但真正拿起笔的时候所有话像堵在心头,写不出来一个字。但是还是请你读完这封不堪入眼的信。

  在工作的地方,与同事一起喝酒都会被问:“チョロ松君家的长男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定很优秀吧。”而我呢每次不例外的回答:“才不是,那家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哦。”我深知自己在说谎。从国中的时候,不。从出生那一刻起我就在仰慕着おそ松。我作为三男——虽然处在这样一个微妙的位置上,但我很幸福,因为有疼爱弟弟的哥哥,有爱戴哥哥的弟弟,可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比这更温暖的...

  41 5

讨价还价

#一个奇怪的太芥x#

  太宰治是个创业的,说的难听点叫传销,天天拎着自己在出租房里捣鼓的奇怪玩意儿走街串巷,在外面弄得满身狼狈,但每每在芥川龙之介面前就显出一副财大气粗的神情,芥川龙之介明白他这是好面子,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附和着。芥川龙之介遇见太宰治的时候年方二十,被孤儿院用芥川君都已经二十岁了该去找工作哩的原因赶了出来,在各大公司中连连碰壁,芥川龙之介也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要文凭没文凭,要能力没能力人家要他做什么?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有着年轻人阳刚之气的太宰治就蹦了出来。

  “哟,小哥。你要找工作的话来找我啊,我真不是吹的我的公司有这么大……”之类的话一套一...

  50 2

达芬奇的告白「重置+完结」

  #拖了7个月的联文,前文你们去找一个叫kan子的慢慢找。累死(#`-_ゝ-)#
#suzuneru。助手x失明画家#
#ok?下收。#

  Neru是喜欢Suzumu的。而他自己却毫不知情疑惑着自己为何会这样焦虑不安。
  每天早晨都会准时响起的门铃今天却如失声般沉默着,今后也已是如此。Neru主观的认为也是强行的期盼那个人会突然出现在他身边,日复一日的,按部就班的过着与往日相同的日子。对他来说,Suzumu的消失就似使自己的灵魂变得残损且不完整。Neru的心就像一扇被黑暗锁住的门,而Suzumu正是懂他心的那把钥匙。
  画笔干涸在颜料中,夹着纸的画架倒...

  21 2

脱狱

#最后一篇suzuneru。#

#悲伤的2015。#

  被笼罩在灰色天空下的垃圾城市,借着生存这个借口所创造出来的腐朽世界只能称为「牢狱」。所有人都在喊着「救救我!」可声音最终被这座牢狱吞没。如同傀儡般站在街头的警察在充满煤气臭味的街道徘徊,默默地悲伤的望着那被抛弃的残墙。

  “呯——”

  那扇从未被打开的窗户那头传来群众的悲鸣与突兀的枪声。

  “又有谁被枪决了呢。”

  Suzumu平静的说着,将手中的硬币再一次向空中抛去。坐在他对面的青年用手撑着脑袋,在大张的白纸上画着几何图形,Suzumu将刚刚掉落在掌心的硬币收好,见...

  56

我不想做人了,我想做一只羊。


喵。

  5 28

© 津九见之九 | Powered by LOFTER